乡野义教阶段学生血红蛋白改进安排实践5周年观看,一路雪凝一路情

图片 4

图片 1

从“黄豆蒸饭”到“顿顿有肉”的“变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5周年观察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3月5日讯 元月以来,一场罕见的雪凝灾害袭击南方十多个省区。在这场几十年不遇的雪凝灾害中,涌现了许多感人的先进人物和事迹。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公安局林业派出所民警陈刚林积极参与抗雪救灾,忘我工作、无私奉献,在抗灾第一线连续战斗半个多月,帮助上百群众解决困难,让老百姓感受到了党和政府送来的温暖,更加敬佩人民警察,树立起森林公安的良好形象。
    1月13日,一场罕见的大雪和凝冻突然袭击黔东大地,气温从十几度骤降到零下6-7度,大雪和冻雨交织构成了厚厚的凝冻。输电线路、通信线路、不堪重负,路面结冰、跑道结冰、电力机车断电,公路、民航、铁路纷纷告急。正值春运高峰,大量人流返乡受阻。黔东许多县市大面积甚至全部停水停电。既是省道铜(仁)遵(义)公路的必经之地,也是铜仁地区通往西边5个县主要通道上的“苗王坡”,从这天起就封山了,积雪和凝冻让车辆无法通行。持续的凝冻灾害导致了印江、沿河、德江、思南、铜仁等西五县大量的民工、学生和群众无法返乡,许多人只得徒步翻越长达30多公里的“苗王坡”,赶到缠溪镇双龙村或直至印江县城。
   抗雪救灾,让民工和学生平安返乡过年成为当前各级党委、政府解决民生问题的重要工作。元月18日,印江县成立抗雪救灾指挥部,印江公安局林业派出所民警陈刚林及随驾警车被抽调到抗雪救灾指挥部,并于1月21日起与抗雪救灾指挥部副指挥长、县人民武装部副部长何廷海同志一起赶赴印江缠溪镇开展抗雪救灾工作。陈刚林当天便驾车护送县民族中医院的医务人员及大量药品前往缠溪镇湄坨村救助站参加施救工作。
  持续的冻雨和冰雪交加,气温急速降低。缠溪镇双龙村气温降到零下1度,而苗王坡公路上的湄坨村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6度。公路上的积冰已达到两三公分。公路两旁时有树木被压断倒下。返乡民工和学生在行走中时有摔伤。在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下,陈刚林每天早晨7点驾车护送抗雪救灾指挥部成员往返于印江到江口德旺乡之间,同时还要负责巡查公路沿途情况,及时排除路障;为缠溪镇双龙村、打杵坳、湄沱村等三个救助站送药品、煤、炭、水、粮、菜等物资,救助过往老弱病残人员。二十余天如一日,警车的轮胎都换了好几次,但陈刚林却始终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一心扑在抗灾第一线。
    50年一遇的严重雪凝冰冻,就是让铁石心肠的人看到民工艰难返乡的场面,也会感到心痛和倾力相助。当过兵的陈刚林在艰难的凝冻路上,用自己的满腔热情救助着每一位需要帮助的人们。1月30日,陈刚林受抗雪救灾指挥部安排护送铜仁日报两名记者前往江口德旺乡。在返回途中,一位身体相当虚弱的妇女抱着一名婴儿,还拖着大大小小的6个行李包,在江口德旺乡苗王坡公路的雪凝地上艰难行走,陈刚林当即把这位妇女接上车。据了解得知,这位妇女在广东打工回印江过年,婴儿刚出生十来天。陈刚林将她送到缠溪镇双龙村救助站后,并主动为她找热水冲奶粉,还找公路运管所的同志,建议安排该妇女尽快坐上回印江的中巴车。当晚深夜12点后,陈刚林忙完工作返回停电停水的印江县城时仍担心该妇女的安危,又赶到柏香林汽车站救助站去看望,当得知该妇女的亲戚已将她接走,陈刚林悬起的心才放下了。抗雪救灾指挥部副指挥长、县人民武装部副部长何廷海说:“没想到陈刚林这个粗犷的汉子还这么细心、这么慈善。”
    在陈刚林救助过的人员中,还有一位癌症病患者和一位结石病患者,陈刚林都细心地照顾好他们,将他们平安送到救助站。还有一天深夜,陈刚林将一位摔伤造成骨折的伤者送到印江骨伤科医院,由于县城停电停水,陈刚林喊了许久都不见医生、护士出来,便急中生智拉响警车报警器,引起医院的注意,从而使伤者得到及时救治。
    在十多二十天的周而复始的安全巡查工作中,陈刚林救助的老弱病残者和摔伤者不下100余人,但当别人问及他的姓名时,他从不告知,也从不接人们的任何回报。
  2月1日、2月2日,铜仁地委、行署作出部署,要求武警、消防、公路养护、军分区、民兵预备役、公安等相关部门和铜仁市、江口县、印江自治县、思南县协调组织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职工2000多人和部分自发参与的普通群众,采取铺沙、撒盐融冰雪等强硬措施,紧急打通冰封了20多天的铜遵公路苗王坡路段。陈刚林随同印江民兵应急分队一道赶赴苗王坡上雪凝最严重的路段开展撒盐除冰行动。两天时间里,陈刚林坚持在苗王坡公路最险处、结冰最厚的地方上撒盐破冰,每天从早上7点钟奋战到晚上12点钟,饿了就在救助站吃口便饭,10多公分的冰雪混合着盐水腐蚀着他的裤子和鞋子,以致鞋帮脱落,他都一点也不知道,仍然坚持在抗雪除冰第一线,直到患上了重感冒发高烧,他也只是在救助站打上几针、吃点药,马上回到冰雪之中继续工作。即使是因扁桃体肿大、两天无法说出话来,领导让他休息,他始终没有离开抗雪救灾的战场。“轻伤不离火线,重伤不离战场”,当过兵的人,关键时候就体现了军人的风格。直到2月4日,铜遵公路全线恢复通车,陈刚林才随同抗雪救灾指挥部副指挥长、县人民武装部副部长何廷海一起离开铜遵公路缠溪镇抗雪救灾第一线,返回县城。
    “一滴水可以折射整个太阳的光辉”,陈刚林在这场抗灾救助战斗中,表现出一名人民警察的优秀品德和情系人民群众的高尚情操,在细微之处中流露出的温情和暖意,让老百姓感受到森林公安机关、森林公安民警的真情和关爱。陈刚林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让受灾被困群众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和温暖,谱写了一曲情为人民的感人战歌。许多受助的民工和学生,许多素昧平生的群众,都给予他高度赞扬,县抗雪救灾指挥部对他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把捡回来的柴劈破后,放在操场旁阴干。

新华社南宁12月9日电5年前,许多山里娃顿顿吃着“黄豆蒸饭”,或以土豆充饥,甚至有孩子因营养不良晕倒。5年后,香喷喷的“营养餐”进入一所所山区学校食堂,“顿顿有肉”已成“标配”。

图片 2

今年正值我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5周年,记者在广西、贵州、湖南和甘肃等多地了解到,“营养餐”惠及全国约3354万学生,许多山里娃体质大幅提升,“营养餐”供餐模式也逐渐规范,引来学校、家长和学生各方“点赞”。

阅读提示:国庆长假,很多人外出游玩或与家人团聚,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缠溪镇湄坨村小学校长敖应彬却趁着晴好的7天长假,上山捡拾木材,用以给学生们煮“柴火饭”,以免上课后没有时间进山。

从“黄豆蒸饭”到“顿顿有肉”

小学校长的各种烦恼

5年前,顿顿只吃“黄豆蒸饭”时,12岁的山里娃蒙梁红,才上小学一年级。

湄坨村小学现设学前班和一年级两个教学班,其中学前班19人,一年级5人,是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最为边远的一个村级教学点,地处高寒的梵净山麓苗王坡顶,目前除校长敖应彬长期坚守外,还有一名特岗女教师。

“装一塑料袋黄豆,周日晚带来学校,每餐抓两把,放进装有大米的铁饭盒,加清水、盐,再将所有学生饭盒捆绑,放进高压蒸箱,”蒙梁红回忆道,“有时一袋黄豆吃两星期。”

2004年8月,曾经有过代课经历的敖应彬从铜仁电大中文班毕业后,主动报考印江办学条件非常艰苦的湄坨村小学教师职位,从事一二年级的复式教学。因原来的校长年老多病,且临近退休,他被印江教育行政部门任命为学校负责人。

蒙梁红住在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三只羊乡,是广西最贫困的地方之一。这里石山林立,平地少得可怜,黄豆是较常见的农作物。

2012年3月,我省全面启动农村义务教育“营养餐”制度,这项加快农村教育发展、力促教育公平的利好政策,却让敖应彬高兴不起来,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使他几夜无法入眠:“营养餐”的炊事员从哪里来?孩子们在家吃惯柴火饭,电饭锅煮的饭,学生们能吃饱吗?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曾测算,三只羊小学学生平均身高和体重均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普遍相差2至3个年龄段。

长期以来,其他从城镇调配而来的支教老师待了几年后又走了,且都是住在城镇的“走教”教师,无法帮助他,学校的教学和后勤保卫重担全都落在了敖应彬身上。

如今,我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已实施5周年。记者近日再访三只羊小学,当地已建起宽敞明亮的食堂,县里专门聘请了4名工友做菜。当日午餐是猪肉、胡萝卜丝和白菜混炒,热腾腾的饭菜端出,孩子们欢呼雀跃地排着队,香气弥漫在整个食堂。

捡木材4年他是“多功能校长”

三只羊小学总务处主任蓝萌说,全校一共473名学生,每顿确保有50斤猪肉、各种青菜等,虽不算特别丰盛,但比“黄豆蒸饭”营养强很多。

敖应彬在困难面前没有退却,为了解决孩子们不吃“电饭锅饭”的问题,他只要一有空就上山捡拾木材,扛回来堆放在楼道间和操场阴干,备足每天20多名学生“早中营养餐”燃料和冬天烤火取暖用材。

如今,蒙梁红已上六年级。“家里的伙食比不上学校,”蒙梁红说。

自“营养餐”制度实施以来,敖应彬利用周末和节假日上山捡拾木材已成为雷打不动的工作习惯,这一捡就是4年。

毕节市是贵州省贫困人口最多的市。据2009年时任毕节市黔西县中建乡红板小学校长陈龙回忆,实施营养餐计划前,孩子们上学都拿两个包,一个是书包,一个是编织袋,里面装着玉米核、木柴或煤炭、土豆。在学校点燃柴火,既可以取暖,又可以烧土豆当午餐。

为让学校教学质量和学生的健康水平“两不误”,敖应彬把农村教学点的“复式教学法”运用到学校管理中去,千方百计履行好校长、班主任、教师、炊事员的“复式作用”,他每天早上6点钟就早早起床,开始生火、洗菜、煮饭,等待学校24名学生陆续进校吃早餐,待孩子们吃完早餐以后,就立即组织师生授课,早上前两节课他从不布置作业,全部安排讲课,第三节课才安排作业,主要是为了利用学生做作业的时间给孩子们做午餐,让学生一下课,就可吃上热气腾腾的可口柴火饭。

近日,记者采访红板小学时,发现学校的营养午餐很丰盛:肉末炒豆米、豆腐干炒肉、鸡蛋白菜汤。吃着热腾腾的午餐,孩子们个个笑容满面。

图片 3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全国共1502个县开展了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工作,地方试点范围不断拓展,全国受益学生达3354万人。

与学生一起吃“柴火饭”。

山里娃体质提升,营养餐模式不断完善

图片 4

营养补助让孩子们体质明显提升。三只羊小学校长蒙文武回忆,多年前,山里娃不仅个子小,而且不爱上体育课,集体活动时常有人晕倒。如今孩子们明显长高了,更壮实了,也更活泼好动了。

即使再忙或生病也要煮甑子饭

据湖南省湘西州疾控部门测评,湘西州花垣县6至16岁学生平均身高比2012年同龄学生平均增高2厘米多。营养状况提升的同时,学生成绩也有提高。当地抽样数据显示,今年农村小学六年级语数外成绩检测,综合及格率和优秀率分别比2013年提高29.95%和41.3%。

“做事要讲良心!”这是敖应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的!湄坨村小学的24名学生大部分为“留守儿童”,尽管现代家用电器早已走进寻常百姓家,但村里的村民们还是保持着用柴火煮饭的习俗,尤其喜爱吃甑子饭。

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之初,部分地区营养餐出现食品安全问题,一些学生食用营养餐出现疑似中毒现象,一些地方还出现学生营养补助被挤占或挪用等问题。

一次,敖应彬因生病身体欠佳,就用电饭锅煮饭和电磁炉炒菜,可孩子们总是只吃一碗就不吃了,他心里十分难过,发誓以后绝不做出让孩子们失望的事情。从此,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哪怕学校工作再忙,自己生病,他都要腾出时间煮柴火饭给孩子们吃,只要孩子们多吃一点,成绩再好一点,他再苦再累也不在乎。

记者在桂、贵、湘等地了解到,近年来,各地不断改进营养餐制度,最大限度堵塞漏洞,一些供餐模式正明显规范化:

敖应彬以校为家、用爱治校的敬业精神,得到了印江缠溪镇党委、政府的认可,2013年9月,被缠溪镇党委、政府表彰为“先进教师”,2015年1月,他被印江教育局聘为小学高级教师,2016年9月,再次被缠溪镇党委、政府评为“优秀班主任”。

在湖南省湘西,当地政府采购中心统一招标企业供应全州中小学食堂米、油等大宗物资;学校食堂供餐包括两种方式:一是包餐制,即全体学生统一伙食费标准,由学校食堂提供统一饭菜;二是自购制,即饭菜品种、数量由学生自由选购,学校食堂凭充值卡或饭菜票结算。

黔西县教育局营养办主任李国柱说,贵州采取统一招标、统一采购、统一配备、统一运送模式。教育部门设置“门槛条件”,要求配送食物价格必须低于当地乡镇市场价,然后由乡政府和乡中心学校与所有配送企业进行竞争性谈判,谈妥配送食物的周期,自行选择更优质的配送企业。

更多山里娃期盼“营养餐”

记者了解到,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在全国各地试点范围各不相同,有的省区实现了全覆盖,有的省区却只覆盖部分县,一些没有享受到政策的山里娃对“营养餐”充满期盼。

记者在黔桂交界地带的广西南丹县八圩瑶族乡新城小学看到,由于没有营养补助,有的孩子中午只吃一个面包或一包“辣条”。当地村民充满期待地对记者说:“要是我们的孩子也能吃上营养餐该多好。”

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在一些偏远山区教学点,为了让孩子们吃上放心的“营养餐”,许多老师付出了辛勤的努力。“许多教学点只有1名教师,既当老师,又当工友。”都安瑶族自治县保安乡中心学校校长吴守壮说。

都安瑶族自治县保安乡隆仲村弄石教学点有30多个孩子,苏晓静是教学点唯一的老师。每天上午10:40分放了学,苏晓静就在隔壁厨房淘米做饭。她对记者说:“只要孩子们能吃上放心的营养餐,再苦再累也值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